B1

大田后路鸡抱团进商超 2020年02月13日

辉腾农场野性十足的乌鸡。

超市上柜的大田后路鸡。

黄长清(左一)和技术员在检查农场情况。

●本报大田记者站 林生钟 陈小琼 罗珍华  文/图

2月9日一大早,大田县建设镇辉腾农场,500只鲜活的商品鸡准时装车,运往三明市定点屠宰场,尔后经过检疫,供应给市区大润发、夏商百货等超市。

农场经营者黄长清,是本地土生土长的80后。他采用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模式,在大田“后路片”的建设、广平、太华等乡镇,联合10多个养殖户,成立大田后路养鸡专业合作社,注册“禾一家”鸡肉品牌,打开了市场。

散养肉鸡利润大

辉腾农场位于建设镇大同村山坳里,远离村庄,杂树丛生,手指头粗的芦苇盖过鸡棚。如果不是有“咯咯”的鸡叫声不断传来,谁也想不到草丛底下,竟然藏着上万只野性十足的乌鸡。生人来了,乌鸡受惊吓,一个扑腾飞出几米远。

黄长清正和技术员郑升华,拿着记录本认真查看乌鸡饲养情况。“我们合作社每年出栏商品鸡15万只,产值500多万元,像这样规模的养殖场目前有4个,较小的6个,鸡都是散养的。”

散养的鸡,肉结实,口感好,农户只管养殖,黄长清保价收购。合作社和农户签订合同,负责产业链全程管理,育种、饲料加工、动物防疫、饲养管理服务、产品销售等。药品和饲料统一采购,成本降低,养殖利润更大。

他们养的鸡有两种,一种养殖周期90天,另外一种为120天。养殖周期短的,每只利润有7元左右。周期长的,利润则有12元左右。黄长清介绍,以最小养殖规模1000只计算,一年至少可以出栏两批,农户可获得收入2万元。

合作社收购周期都是半个月,保证每只鸡煮熟后的口感一致。黄长清严格执行合同回收成品鸡,保证农户收入。“前段时间,据说省外发生禽流感,活鸡进不来也出不去,价格下跌厉害,但我们是不会让农户受到半点损失的。”

技术员郑升华是第一批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。他搞养殖十几年,原本都是小打小闹。加入合作社后,扩大了养殖规模,现在农场里的鸡一年出栏1万多只,收入翻了好几倍。郑升华介绍:“加入合作社对我们农户来讲,价格有保障,风险比较小,销售环节不用担心,只要量能够上去,收入提高没问题。”

从卖鸡到养鸡

“以前从别人买鸡加工,然后再拿去卖,现在卖的鸡有70%是我自己养的。”从普通的经销者转为自办基地养殖,这两年黄长清实现了华丽转身。

2009年,黄长清从湖南长沙农校毕业,开始尝试创业。在三明市区农贸市场摆摊,辛辛苦苦做了几年没有收获。2012年,他考察市场后,及时改变经营理念,和沙县“乐子鸡蛋”合作,在三明市区开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活禽屠宰店,不再单打独斗。他把8000元积蓄全部花在门店上,押金、装修、进货,资金严重不足,除了向银行小额贷款,他就去做兼职。

“乐子鸡蛋销售土鸡蛋,我销售他们的土鸡,乐子鸡蛋产业大、客户多,跟他们做生意比以前好。”为了卖鸡,黄长清想出许多好办法。销售前先剖好鸡肚子,再送往超市,鸡肉的新鲜度就有了保证。产品打进超市后,他早上屠宰活鸡,当天送达超市,坚持“当天屠宰,当天销售”,卖不完的,在打烊前自行处理,不计成本。

3年后,黄长清自己成立公司,专门从事活禽批发。随着业务量增大,活鸡原料供应不上了。“我发现,外调的鸡,市场价格不稳定,数量也经常没办法保证,对经营非常不利。”这让他萌生了自己养鸡的想法。

说干就干。2018年,黄长清回到建设镇,成立了大田后路养鸡专业合作社,租地在老家设立专门的养殖基地。

技术员郑升华第一个响应,从永安西华住进建设镇大同村,租赁山场20亩,合同签30年。夫妻俩早上起来巡视鸡棚、观察鸡的状态,没有发现异常才开始喂鸡。白天需要发货的鸡,前一天晚上已经捉好了。

“无药”鸡肉吃得放心

想让老百姓吃得放心,科学防治鸡病至关重要。黄长清学的是畜牧兽医专业,非常清楚这一点。他委托梅列区动物检疫申报点,对农场使用的中草药成分进行鉴定,每一批销售的鸡,都进行无抗生素药物检测。他介绍:“我们的鸡一般不用药,如果确需用药,也是无抗生素的中药。”

为保证鸡肉食用绝对安全,黄长清实行产品上线“一品一码”,可追溯源头。合作社的技术员每周轮流到农户的饲养场检查,及时发现问题,及时提供处置方案。公司还建立了微信群,利用网络平台与农户信息对接共享,提醒注意事项。每个养殖场配备观察记录本,每天专人按时登记和报告。

肉鸡的销售方式有线下+微商两种,线下和三明市各大商超合作。按照要求,销售员罗春花也要经常到养殖现场去,“我们只有对自己的产品熟悉了,向顾客推销才更自信,更有说服力。”

商品鸡定点屠宰,和三明市康民禽业有限公司合作,借助其场地进行屠宰。配送专用车,货车出屠宰场需要清洗消毒,到了养殖场再次喷药消毒。这些举措,黄长清做得一丝不苟。

如今,合作社员工从3年前的3人,扩大到43人。大家分工明确,有负责饲养的、防疫的、屠宰加工的、销售的。在屠宰车间,许多员工上了年纪。黄长清介绍,这些人是当地生活比较困难的家庭妇女,合作社响应政府号召,带着她们一起脱贫。员工们对这位年轻的致富带头人非常服气,戏称他为“后路仔”的“鸡司令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