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统一刊号:CN35-0015 三明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:0598-8258176广告热线:0598-8223675订阅热线:0598-8250777






2020年09月28日

红色起点 非凡历程——

闽赣省后期在尤溪的革命活动

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,闽赣省斗争环境日益艰苦恶劣,加上由于省军区司令员宋清泉、政治部主任彭祜、参谋长徐江汉等人串通一气,排挤和摆脱省委领导,掌握了闽赣省领导机关的实际权力,在闽赣省所存下的队伍中造成了“枪指挥党”的极其错误的严重局面,他们既不想在根据地内坚持游击斗争,又不向闽西或闽北靠拢,反而决定将队伍拉向闽中南地域,并派人联络十七团、十八团(闽赣省军区将泰宁、宁化等县地方武装四个连编为十七团;省军区第二分区机关人员及将乐、彭湃、泉上、清流独立营编为第十八团),命令他们向闽中南转移。

1935年4月,闽赣省机关从宁化县境撤出,迁移至尤溪,驻扎在尤溪坂面京口村后溪自然村,继续领导闽赣省工作。京口村在尤溪的西南,靠近大田,地处偏僻,四周环山,树林密布,人口稀少,村民沿着一条小溪分两边分散居住,是部队驻扎的好地方。这里的村民为人朴实,闽赣省鼎盛时期,曾在该区域进行活动,宣传我党的政策和主张,具有较好的群众基础。省苏维埃政府办公地点设在张兴隆厝。

4月中旬,闽赣省所余的武装和工作团还没来得及休整,敌五十二师就追了上来,为了避免与强敌正面作战,撤退到京口草洋山,又遇到敌五十二师林德芳的特务营,两军在草洋山头形成对峙状态。敌特务营凭藉人多,地形熟悉,向山脚两边展开包围,妄图一举消灭闽赣省革命力量。而闽赣省的这支部队除少部分经过长期反“围剿”斗争锻炼外,大部分是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后期突击发展的,还有相当一大部分是省委、省苏机关的工作人员,缺乏必要的军事训练和战斗的磨练,又没有足够的武器装备,而且,闽赣省武装和工作团人员因昼夜行军,已是疲惫不堪。在此情形下只得边打边撤,经德化和水口再到永泰的伏口,队伍渡过大樟溪后,上了德化、永泰、仙游交界的紫山。在这次战斗中,由于敌强我弱,部队损失很大,许多红军战士英勇牺牲,闽赣省委委员、彭湃县委书记兼城防司令部政委方志纯脚被打伤,后被捕(一年后,在尤溪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努力下,方志纯同志获救),队伍也减员至600余人。随后,闽赣省委、省苏维埃政府、省军区机关将所余的武装和工作团改编为闽赣省新编第一团,下辖3个营。

4月底至5月初,被困在紫山上的闽赣省新编第一团,遭到国民党第五十二师、第九师合围,处境极端危险。中共闽赣省委、省苏维埃政府和省军区领导人在紫山上召开了紧急联席会议,讨论如何行动问题,部队连指导员以上干部共40多名到会。省委书记钟循仁主张将队伍转移到闽西坚持斗争,但遭到省军区司令员宋清泉、参谋长徐江汉、政治部主任彭祜等人极力反对,会议无任何决议。在这关键时刻,宋、徐、彭等人暗地加快了叛变投敌的步伐。5月8日,宋清泉、徐江汉、彭祜等人诓骗战士,叛变投敌,将600余人的队伍分两批拉下紫山,投靠国民党仙游民军司令部。5月11日,闽赣武装全部被国民党第九师部队缴械收押。事变中,只有省委书记钟循仁、省苏维埃主席杨道明和战士陈常青等7人突围出来,陈常青和另外4人辗转回到老家赣东北。而钟循仁、杨道明鉴于身份的特殊性,在寻找党组织未果的情况下,在永泰县的闇亭寺剃度当了和尚,钟循仁法号妙圆,杨道明法号馨扬。至此,中共闽赣省委、闽赣省苏维埃政府、闽赣省军区及其武装力量完全丧失,闽赣省的历史从此结束。

(中共三明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供稿)

--> 2020-09-28 红色起点 非凡历程—— 3 3 三明日报 content_25188.html 1 闽赣省后期在尤溪的革命活动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