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统一刊号:CN35-0015 三明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:0598-8258176广告热线:0598-8223675订阅热线:0598-8250777






2020年10月02日

大田“情歌王子”苏玮 唱响《中国好声音》

苏玮一家人

苏玮在《中国好声音》舞台上深情演唱。

日常生活中的苏玮

●本报大田记者站 林生钟 文/图

9月18日,在《中国好声音》大型电视音乐综合节目里,来自大田的青年歌手苏玮成功晋级,导师李荣浩说他“唱得很好”,其他选手学员的导师也纷纷赞扬“真假音转换处理得好”。歌曲《同花顺》第一句“要是你心里真没我”,苏玮用大田方言演唱,赢得银屏前家乡父老掌声连片。

“苏玮在准备下阶段的比赛,忙!”9月21日,苏玮的母亲陈秀珠说。

好声音引关注

今年25岁的苏玮,出生成长在大田县城。大学毕业后,他一直在酒吧里驻唱,目前在厦门上班。

有网友留言:第一次听苏玮唱歌,是在厦门一个很简陋的酒吧里,当时一进酒吧,那环境就让我想走。但听苏玮唱歌,把我听安静了。在那么嘈杂的环境、那么烂的音响,他竟然能唱到打动我,当时就赶紧留了联系方式……

“孩子从小喜欢音乐,读高中时用艺名‘小残’在网络上传自己翻唱的作品,被同学们称为‘情歌王子’,有很多粉丝。”陈秀珠介绍。

在经过多年历练,苏玮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。他的声音干净,像歌手吴青峰,假声男高音清亮有特点,让人听着舒服。

今年7月,苏玮参加浙江卫视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选拔赛,一首民谣风十足的《逝去的歌》,初次亮相就惊艳了台下听众。

在接下来的节目里,苏玮赢得李健和李宇春“争抢”。他选择李健为导师,顺利进入李健战队“五强”。

苏玮的出现让很多人眼前一亮,李健对他表达了自己的赞赏。但是考验学员的能力,主要是在节目后面的淘汰赛。“苏玮想走得更远,除了在后续的比赛中展示更多不同的风格,认真备战是关键。”

《中国好声音》这档综艺节目,曾经创下收视奇迹。在选人阶段,导师遇到喜欢的歌手才会转身。为竞争自己喜欢的学员,导师们有时候发起抢人大战,这是节目的最大看点。

9月18日晚,浙江卫视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“盲选”收官,苏玮的演绎声线细腻清澈、投入的状态动情、技巧发挥淋漓尽致,再一次让观众惊喜。

从支持到反对

苏玮的母亲陈秀珠是大田县玉田幼儿园退休教师,父亲苏水平是大田县总医院南区分院针灸科医生。

说到儿子苏玮,陈秀珠感慨:“这孩子好像天生就有音乐特长。”

儿子在读幼儿园时,母亲发现他对音乐特别敏感,开始有意识去培养他。小学阶段,陈秀珠给苏玮找了老师学电子琴。“虽然只学了4节课,回到家里,他不仅能弹一手好琴,听一遍歌曲就能把谱写出来。”陈秀珠说。

2004年,不满10岁的苏玮,报考少儿歌唱专业评级,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考级委员会颁给他6级证书。

但是接下来,家长放弃了对他后续的音乐兴趣培养,认为学好课本的知识才是主业。

苏玮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,坚持在家里对着电脑自学自唱,而且技艺蒸蒸日上。到了高中时期,同龄的学生需要音乐方面的剪辑,都来找他。

因为担心影响到苏玮的高考复习,父母极力反对。母亲对他说,理科成绩不差,要读好书考个理想大学,走上社会好谋生。

在大学期间,苏玮参加学校海选,是“十佳歌手”。

做了驻唱歌手后,陈秀珠再次反对苏玮。“一个男孩子,年龄小,又在小酒吧里驻唱,能有什么出息。”

驻唱歌手有驻唱才有收入。在厦门曾厝安一个酒吧,苏玮月收入不高。为了增加收入,他同时签约了两个酒吧驻唱,每天到凌晨1点钟后才能下班。

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苏玮待在大田的家里没办法回厦门上班,生活需要父母资助。看着苏玮的许多同学纷纷从外地回来考公务员,陈秀珠觉得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小家庭能够无灾无病就好。再者小县城生活安逸,工作有规律,夫妻俩要儿子也报考公务员。“爷爷、奶奶和外公、外婆,他们把你的父母,从山旮旯里培养出来到了县城工作,我们希望你在大城市扎根生存要有能力。”父母对苏玮说。

可是苏玮不同意,他说自己喜欢唱歌,愿意去拼搏,不喜欢这种“朝九晚五”的平淡生活。陈秀珠夫妇对儿子又是劝来又是骂,还流下了眼泪。最后,夫妻俩妥协了,约定给苏玮继续放飞一年。

孝老爱亲好家风

“我想用做歌手赚的钱,给自己和父母更好的生活。”苏玮在参加节目的选拔时,接受媒体采访说了句朴素的话。这个质朴的奋斗梦想感动了陈秀珠,同时也打动了观众。

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,陈秀珠猜不出来,也没有细问。“苏玮参加比赛,家里事先不知道,估计是因为我们年初反对他。”她在一次失眠中,微信里偶然问起,才知道儿子去比赛。

陈秀珠还说:“就算问了,苏玮也会说‘妈,你放心啦,不要瞎操心,能告诉你的我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。’”

苏玮的个性比较自信,从来没有让父母操心。周末作业都是自觉完成,剩下的时间父母不干涉,由他自主安排。家长的教育观比较一致,父亲寡言少语,教育孩子都是谈话式,所以苏玮总爱撒娇地说:“爸,我们像兄弟一样。”

“他的组织能力也比较强”,陈秀珠从小鼓励儿子去竞选班干部。在学习和功课方面,夫妻俩也从来不强迫孩子。“按原则做事,彼此都说到做到。”

高考结束,父母买了一套音响设备送给苏玮。但是在小学六年级,苏玮想要得到1台电脑极不容易。母亲要求他一年中测试要20次考90分,有一年最后一次少了0.5分,苏玮只好自己打圆场说算啦。初三下学期必须用电脑,母亲换了一种口气跟他说:“相信你会考上一中,提前买给你。”

苏水平有4个兄弟,但父母经常跟他住一起。现在,两个老人都已经过世了。

“之前婆婆患老年痴呆症,后来身体又瘫痪,大小便经常失禁,我每次下班回来的第一件事情,先查看哪个角落有粪便。”苏玮读大学放假回来,也像母亲一样不嫌老人麻烦、不怕脏,抢着帮忙清理卫生。陈秀珠跟他说:“你是个男孩子,就不要来做这些了。”苏玮回答:“没事,都是自己的奶奶。”

“尊老爱幼是父母不离口的教育。”陈秀珠说:“我们这一代人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我常常交代他要学会去帮助别人,而且自己要先有能力做到自强。”

--> 2020-10-02 3 3 三明日报 content_25768.html 1 大田“情歌王子”苏玮 唱响《中国好声音》 /enpproperty-->